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绿帽婚纱照 第二章 影棚春色

绿帽婚纱照 第二章 影棚春色 - 绿帽婚纱照 第二章 影棚春色

回到广州,小蕙一个星期都不让我和她做爱,推脱不舒服,累了,一个

后才肯给我,我知道是那晚玩得太疯狂,她身体吃不消。而我在这一个星期中,

等着排骨的通知我叫他们帮我查了阿珅浩子他们的底细,而且要搞清楚,小

蕙什麽时候开始和他们搞上了

回去后的第五天排骨中午给了我电话,晚上空出时间,带我去他们的工

作室

那天晚上,我特地早早离开公司,在阿珅他的工作室附近吃饭,等着排骨。

大概七点多,排骨到了,还带着两个人,一个高高瘦瘦的叫电鼠,一个矮矮

胖胖的叫快手。排骨爲啥叫排骨,因爲他真的很瘦很瘦,肋骨清晰可数,我们是

一起玩到大的死党,排骨原本是警校毕业,可是出身连累了工作一直都是一个小

片警,他家一直都是各种偏门各种做,白云南海两地混偏门提起排骨家都得给三

分面子。

排骨把情况给我说了一遍,阿珅浩子都是大学同学,毕业就开了这家工作室,

刚开始还算本分,可是后来就开始想方设法把去哪儿拍婚纱照的新娘子拍写真的

妹子或强或骗或诱把人家给上了,小米则是他们以前的大学师妹,本来就是学校

有名的公车。而给他们各种药物的人是浩子的死党,他们有时也会把搞上手的妹

子给他玩。而且每次都会拍照和录像,作爲威胁的工具和留念。而他带来的两人,

电鼠是专门做电脑数码相关的非法事情,窃听监视简直就是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而快手则是开锁行家,曾经入了公安部门的重点监控对象,后来给排骨家给摆平

了就一直跟着排骨混。

排骨让我等到十点多,阿珅工作室所在的那栋商厦少人了,我们四个人鱼贯

而入,来到阿珅的工作室,快手开锁就如开自家的门一样,一捅一拧开了。电鼠

先去停止了安全监控的工作,还赞歎一句: 我操!他妈人民银行的金库都没有

这麽好的监控设备!全高清摄像机! 之后我们开始到处翻看阿珅工作室的东西,

找着他们拍的照片,可是翻来覆去半个小时,那几部电脑都是正常的婚纱写真

照,没有其他的,这时电鼠问到: 这里还有其他的房间没有?

突然想起他楼上还有一层是影棚和选礼服的地方,我们四个人沿着楼梯爬上

去,开始仔细地找着,很快快手就找到一个小隔间,里面就有一台电脑,可是

密码锁着电鼠过去插个U盘,按了一会键盘,那部电脑就赤裸裸地咯。之后

电鼠站起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明白,余下的该我自己来了,排骨拍拍的我的

肩膀,带着电鼠快手出去了。

进入这部电脑的硬盘,发现这货居然共有六块都是4TB的硬盘挂着,而且

前面的五个已经满了,第六个也80% 的空间没有了,我点入第六个硬盘,发现

里面都是一些女的名字,我在靠后的位置发现了小蕙的名字,一打开,里面有几

个文件夹,标注了时间和地点。我点开了那个写着影棚试衣间的文件夹,里面又

分开了照片和视频两个文件夹,我点开视频的文件夹,里面有着几个视频文件,

基本都是时间编号,只有一个是命名爲精华的,我点开那个视频,画面就是在影

棚那张贵妃椅上面拍下去的我突然明白爲什麽阿珅这个工作室的安全监控都

是高清摄像机了,因爲这样就能方便记录他们干女人的情形了。画面中小蕙正靠

在贵妃椅上,穿着一件红色的马甲黑色的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吊袜带和马甲是

一体的,小蕙下半身除了丝袜就只有一条红色的T裤,头发随意的披散着,丰满

的双乳在马甲的聚拢功效下更显得丰满,乳沟深深直直的一条在哪里。画面中阿

珅正站在一边享受着小蕙的口交,而且不停地用相机拍摄着,浩子则在另外一个

角度拍着。小蕙正卖力地舔弄着阿珅的鸡巴,那丁香小舌不停舔弄着阿珅的鸡巴,

从头到尾,一点一点地认真舔弄着,舔完了,先在龟头上在添几下,之后一口含

了进去,开始吞吐起来,一只手在阿珅的两只睾丸上不停捏拿着,阿珅停止拍摄,

一只手按在小蕙的头上,控制着小蕙的进出深浅,时不时还按住小蕙的头,要鸡

巴顶入喉咙,之后浩子则不停换着位置拍摄小蕙给阿珅口交的镜头,这样的口交

进行了快五分锺,之后阿珅拉起小蕙,自己坐到贵妃椅上,要小蕙坐到他的大腿

上,一只手搂着小蕙,另外一只手拉小蕙的手到他的鸡巴上要小蕙把他撸着,之

后把手放到小蕙那丰满挺拔的乳房上开始揉捏着,嘴巴则在另外一只乳房上不停

吻着咬着,还隔着马甲的布料去咬小蕙的乳头,小蕙把头仰起,嘴巴微微地张着,

明显很享受的表情。这样玩弄了小蕙一分多锺,揉捏乳房那只手一路摸去小蕙的

小穴上,而搂着的那只手则开始不停捏着空出的那只乳房,阿珅一边抚弄小蕙的

小穴,一边开始用舌头去添小蕙的耳垂,还有节奏地伸入耳洞中去搅动着,小蕙

的三个敏感点都受到攻击,头靠在阿珅的头上嘴巴张得更开,帮阿珅撸着鸡巴的

手开始加快了速度,另外一只手紧紧抱着阿珅,生怕阿珅会突然不在的样子,这

时我发现桌面上有只耳机,我戴上耳机,马上听到小蕙那软糯的声音。

阿珅,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哪里别,别揉了,啊好舒

服呜不要。 小蕙在阿珅的上中下三路的侵犯下,已经有点失神的状态,

随着阿珅的双手和舌头的玩弄,小蕙不停地呻吟着。

对,小蕙,你要尽量放开自己,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老公一样,这样拍

出来的效果才会自然才会漂亮。 阿珅一边把头埋在小蕙的双乳间一边说着。

人家人家都已经这样了,啊还怎样才算放得开啊?啊不要咬那麽

大力,啊 小蕙应付着阿珅的,一边呻吟一边说着。

来,你再想想,如果我是你老公,你怎样做才会令你老公我高兴? 阿珅

正在引导着小蕙,让她自己想着怎麽动

啊怎样令老公高兴啊,我老公喜欢我啊喜欢我,啊啊 小蕙抵

不住阿珅的抚弄,开始不停呻吟着

老公喜欢什麽? 阿珅继续一边上下其手去袭击着小蕙的敏感地带一边继

续用言语引导着小蕙。
浩子一边靠近拍照一边把一瓶东西倒入正在抚摸小蕙小穴的阿珅手中。

啊老公老公喜欢小蕙被插入的时候大声呻吟,喜欢小蕙跪着,啊

不要把手指伸进去啊。 小蕙正闭着眼睛享受着阿珅用手指轻轻抚弄她的阴

户,但是阿珅突然把手指伸入了她的阴道中。

老公喜欢小蕙跪着干嘛? 阿珅一边抠着小蕙的小穴一边继续引导着小蕙。

呜~ 喜欢小蕙跪着给老公口交,别抠了,好痒,好麻呜 小蕙一边说

出我的性好一边带着哭腔求饶。是的,我喜欢小蕙跪着给我口交,喜欢做爱的时

候小蕙大声呻吟,因爲小蕙的声音既软糯又有点嗲,听着很舒服很爽,而小蕙跪

着口交时,抬头看我那瞬间的眼神,媚眼如丝则令我一直欲罢不能。

嗯~ 老公喜欢小蕙跪着口交,那小蕙该怎麽做呢? 阿珅不听小蕙的求饶,

手指依然抠着,抽插着小蕙的小穴,我可以看到阿珅的手指粘付着丝丝的淫液,

每每抽出的的瞬间,我都可以看到更多的淫液跟着阿珅的手指流出,且有些会粘

连成丝状在手和阴户之间。

小蕙一话不说,原本在套弄阿珅鸡巴的手也死死抱着阿珅,头靠在阿珅的身

上,身体开始慢慢的僵直,而双腿则夹紧阿珅的手,口中气喘吁吁,双目紧闭

我知道小蕙此时高潮了,小蕙高潮时就是这样的情形,身体发僵发硬,口不

能言,最多最多就是一声长长的呻吟

阿珅这时则一边紧紧抱着小蕙吻着她的脸一边让一旁的浩子各种特写,而且

镜头明显要都是在脸上,小蕙在高潮之后,整个人都软了,整个人都靠在阿珅

的身上,一动不动,不停喘着气,那对玉乳随着她喘气的动作不停起伏着,看着

十分诱人,小蕙的脸上有股令人悸动的潮红,双眼微微睁开,那娇喘从那微微张

开的两片红唇中滑出。

阿珅给浩子使了个眼色,浩子转身离开了镜头范围,而阿珅则抚摸亲吻着小

蕙,小蕙被吻到双唇时,随即激烈地回应着阿珅,两人犹如恋人一般热吻着,两

条舌头不停搅缠着,相互吸允对方的舌头

小蕙经曆这麽一吻后,原本已经娇喘连连的身体,此时已经变得更加慵懒,

双眼变得迷离,她被阿珅放落贵妃椅上,一只脚微曲放在椅上,一只脚伸出椅外

踩在地上,那只鞋跟有着起码十二厘米高的漆皮高跟鞋此刻在影棚的灯光下闪烁

着令人莫名着迷的光泽,而那只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脚,那曲线仿佛时时刻刻勾

引着你去抚摸去亲吻去玩弄,而被头发淩乱遮挡住的脸上,可以看出小蕙正在回

味着刚才那一阵高潮。

浩子此时拿着一杯水,一边搅拌一边走向小蕙, 来,小蕙姐,喝杯水休息

一下之后,我和珅哥先出去一下,叫小米来补下妆,之后我们继续哦,刚才的表

现太棒了,真美!太诱人了

小蕙艰难地爬了起来接过浩子递给她的水,一口气把那杯不知道是不是已经

加料的水一饮而尽,小米此时进来开始给小蕙补妆。

小蕙刚才表现美极了,那麽诱人,那麽性感,我要是男人肯定被迷死了。

小米一边给小蕙画着嘴唇一边奉承着小蕙。

可是我觉得羞死人了,我和我老公都没有这麽激烈过感觉。 小蕙那潮红

未退的脸色,给小米这麽一说越发绯红了。

哎呀,证明你投入嘛,拍照代入了角色,迷死人的女皇啊!你要放松,那

样才会自然才会好看的,女人不趁着年轻时把最美好的留下,难道等七老八十才

后悔当初没有留下最美的时候麽,女人就得趁着年轻,把自己最美好最漂亮的留

下来。女人最美的时候一个是穿着婚纱照一个时在性爱的时候。

可是可是这样感觉好对不起我老公哦,我还没有给第二个男人这样接触

过身体呢但是感觉真的好强烈哦 小蕙拿起镜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有

点不好意思说到。

哎呀,艺术嘛,你就当做是爲艺术献身,艺术往往都是需要自己身体力行

的。 小米一边补着粉一边继续说着, 而且,女人一辈子守着一个男人,以后

安安分分做好妻子,到性生活时你连性幻想都不知道怎麽想,这样还能留点回忆

呢,女人啊,最怕就是太过麻木,一辈子就这样过了,什麽都没有留下。

可是可是这如果让我老公知道了,我怕离婚都有可能而且,我突然感

觉好对不起他哦,虽然他的确是不算保守,可是这样的写真我怕 小蕙看着

小米,潮红非常的脸上流出后悔的神色。

哎呀,没有人叫你动给你老公看的啊,况且这叫私密写真,就是留给自

己年轻的回忆,你看看你那个闺蜜不也是麽,她那套比你还呢,要珅哥还有

浩子一起上场给她做模特,而且珅哥是专业的,放心,不会有事的。 小米打断

小蕙,一脸认真的说着。

她呀,她一直都这麽前卫加大胆的,都不怕给她老公知道,我都没有她办

法,只是想不到她居然拍了那麽露骨的写真。 小蕙被小米转移开了话题。

就是嘛,你闺蜜可厉害了,很多女孩子都没有那麽勇敢和那麽大毅力去下

决心把自己最美好的时光留下呢,我都替她们可惜。 小米一脸惋惜状,好像真

的替那些女的抱打不平。

我知道,可是这样就算这样,我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我老公,虽然的

确把最美好的留下了,但这样好像很不好嘛 小蕙懊恼着。

哎呀,有啥办法,你老公又不能陪你拍,有些顾客的老公肯陪着拍嘛,那

样不就好了,可是你老公看样子那麽保守,不会拍这个的。 小米一边弄着头发,

一边说着。

他不提了,对了,我和你说个事,不知道爲啥,我抹了那个精油之后,

下面一直痒痒的,是不是有什麽副作用还是什麽啊? 小蕙放低声音问道。

哦,痒啊,那是精油渗入皮肤造成的,没事的。 小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

说道。

不是啊,是是我的阴道里面啊 小蕙脸色异常绯红

哦哦那个啊,这是这精油的一个小副作用,有些人头几次用是会这样的,

我再帮你抹一遍,那样会好点 小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啊这样啊,我看不用了 小蕙一脸惊讶又带点羞答答。

恩,是的,这些纯天然的植物精华嘛,有些人会感觉是大点的,听说这样

是非常适使用的哦。 小米笑眯眯的说着。

哦这样啊,怎麽感觉这个都羞死人的。 小蕙双手扯着马甲下缘的蕾

丝花边把头低得不能再低了双腿夹得紧紧的。

好了,小蕙,我们继续拍摄吧,争取在剩下的时间拍完,之后我们就能收

工了。 阿珅一边走入镜头一边说着。

啊好。 小蕙明显是给阿珅吓到了,看来刚才是出神了。

好咧,余下就是刚才我们说好的那些了,待会不会真的有性交的,只是借

位,小蕙你可以放心的。 阿珅一边说着一边把衣服脱掉。

呃好的,可是可还是觉得不好 小蕙看着阿珅脱衣服,不好意思

把头扭到一边。

没事,艺术嘛,总有一点牺牲的,当初那麽多前辈们被骂色狼变态不也是

画裸体拍人体,只不过他们没有搞懂美是怎样的而已,男人可以赤裸裸一丝不挂,

可是女人嘛,性感和诱人的就在于遮遮掩掩之间,得有衣服在身上才会显得身体

的美,那些前辈们虽然是开路者,可是嘛,他们没有搞清楚女人身体的美该怎麽

表达。 阿珅一脸深沈地说着,好像这事的确就是这样的。

嗯,可是刚才我已经情不自禁地给你口交了,而且而且你也把我弄到

了高潮,接下来还是算了吧我觉得可以了。 小蕙看着阿珅,非常不好意思

低着头,双手捏在一起。

啊,这样啊,作爲一个婚纱写真从业工作者我肯定是非常愿意接受顾客的

意愿的,但是从艺术工作者的方面来说,我是非常不赞成你这样的,不把美好的

留下,这是错的,要不你再拍一些单人照? 阿珅面不改色心不跳,说起这屁话

来居然无比真诚。 或且你闺蜜当初拍照的时候可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啊,对了,

刚才不好意思,我是情不自禁加上要你放松更加投入这个题上,才会那样的,

你别想太多。 喂喂~ 阿珅你不用这样明说自己现在的状态吧,我看着这段的时

候,真是服了这人。

嗯,那个,没事,我明白的。嗯好吧,我再拍一些单人的吧

小蕙的语调突然变得有点轻松了。

好咧,那我们开始吧,来小蕙,你侧卧倚在椅的扶手上,左手支着头,右

手随意搭在大腿上,双脚前后 阿珅光着上半身开始指挥小蕙摆出各种动

作拍摄着,但是基本上都是怎麽性感怎麽摆,而小蕙则十分听话配着,就这样

拍摄了十多分锺,当阿珅指挥着小蕙双脚跪在贵妃椅上,双手扶着椅背背对他们

回头看着镜头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小蕙左脚膝盖一滑,整只脚踩在了地上,身

体差点整个摔倒了,而阿珅则在小蕙要摔倒瞬间一个跨步,一把抱住了小蕙,但

还是摔倒了,只不过阿珅躺在地上,小蕙坐在了阿珅的身上,而且刚好坐在阿珅

的鸡巴所在位置,小蕙先是一愣,再是好像触电一样整个人要跳起来,可是穿着

十二厘米高的高跟鞋,双脚未站得稳,又是向前一倾,双手压在了阿珅的身上,

就好像推倒了阿珅坐在阿珅的身上,而此时原本在一旁拿着反光板的浩子,突然

拿起另外一部相机,拍起来, 你们先别动,小蕙姐这样的状态美极了,就像征

服了珅哥一样,绝对符题,让我拍几个先。 浩子一边拍着一边让他们别动。

啊拍完没有,让我起来,好像扭到脚了。 小蕙一边说一边扶着椅子磨

磨蹭蹭地站起来。坐到了椅子上而且脸色变得越发绯红。

啊,扭到了,哪只脚,让我看看,是这只麽? 阿珅非常积极地发问着,

并且跪在那里捧起小蕙的左脚脱掉高跟鞋,开始轻轻转动着。

小蕙估计是疼得挺厉害的,皱着眉头,任由着阿珅摆弄着她的脚,但是原本

已经慢慢平複下来的气息,又慢慢开始急促起来,阿珅却继续摆弄着小蕙的脚,

只是动作原来越大,从脚腕的转动拍打慢慢变成一只手按着大腿一只手转动着,

而按着大腿哪只手,时不时不温不火地缓慢抚摸着,偶尔把手触碰到阴唇,而小

蕙则一边皱着眉头,一边用手遮挡自己的小穴和按着阿珅的手,但是阿珅还是不

停得或抚摸或按捏着小蕙的大腿,而另外一只手也变成了隔着丝袜去抚摸她的小

脚丫,最后变成了用舌头去舔弄小蕙那丝袜脚。小蕙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呼吸变

得越发急促,脸色绯红外,就是阻止阿珅再次触碰她的小穴,并且言语上阻止阿

珅的行爲,但是却没有更多的动作阿珅一边观察着小蕙,一边继续这样慢慢

地调戏着她。

阿珅在这样温吞吞地调戏了小蕙一会后,随着小蕙呼吸的急促,鼻音的加重

和身体不停微微扭动着,他突然放下原本正在舔弄着的脚,双手撑开小蕙大腿,

给小蕙口交了起来,小蕙明显给阿珅的突然袭击吓到,惊呼一声,双手推着阿珅

的头,用力摆脱着阿珅,嘴上喊着不要,可是阿珅一边舔吃着小蕙的小穴一边用

力死死地按着小蕙的双脚,小蕙就是不能摆脱阿珅,并且随着阿珅口交的进行,

小蕙慢慢软了下来,原本是推开阿珅头的双手变成了按着他的头了,口中开始发

出阵阵低浅而诱人的呻吟声,仿佛挑拨着阿珅的性欲和他的身体,双脚慢慢越过

了阿珅的肩膀交叉缠在了他的背上,双腿死死地夹着阿珅的头,她自己的头靠着

椅背,向后仰去,紧闭双眼,只由着阿珅舔吃着她的小穴自己则享受着。

阿珅见小蕙已经再次陷入了情欲之中,则开始松开双手,把手伸去了小蕙丰

满的双乳上,从开始的轻轻地按捏到越来越大力地按捏着双乳,丰满的双乳在阿

珅的双手中变化着各种形状,而小蕙的呼吸则越来越急促。

阿珅帮小蕙口交了一会后,挺直身体抱住小蕙,把头埋入了双乳之间,开始

舔弄,轻吻和咬着,小蕙也手脚并用地死死抱着阿珅,任由阿珅去玩弄她的双乳,

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偶尔低下头亲吻着阿珅的头发和额头,口中不停的说: 舒

服,嗯好舒服,就是这样

阿珅一边吻向小蕙的小嘴,一边站起来,弯着腰和小蕙舌吻着,一只手把小

蕙压在椅背上,一只手继续不停揉捏着小蕙的乳房,小蕙的嘴巴被堵起来后,呻

吟变得时断时续,能听见小蕙的呼吸已经乱了,双手绷紧着,十只手指刮着椅子

的布面,想拿着什麽到手中。

当阿珅都呼吸变得困难时,两人分开了,而且两人嘴巴上还连着一丝不知道

是谁的唾液,或者是两人早已经混的了,小蕙的眼中充满了渴望还有以前和我

在床上时有着的那种深情一眸。阿珅坐下抱着小蕙,轻轻吻着小蕙的脸,问到:

小蕙,你说老公喜欢你跪着给他口交,那如果我是你老公,那你现在该怎麽做?



小蕙先是白了他一眼,接着有点调皮地看着他, 你又不是我老公,我干嘛

要做什麽。 说话的时候,小蕙双眼瞄向了阿珅的两腿之间,眼神闪烁,而说这

话的时候,还一边娇喘着一边有点接不上气的感觉。

我只是说如果嘛,你看,刚才自然地投入,不是又拍了不少而美丽的

镜头嘛,浩子把相机给小蕙看看。 阿珅一边抚摸着小蕙的大腿,一边叫唤着浩

子。

对对对对,蕙姐你看,刚才那些,棒极了,很久没有看到这麽棒的片子了,

表情多麽诱人。 浩子一边把相机递给小蕙一边奉承着小蕙,双眼则不停地看着

小蕙丰满的双乳。

啊这些这些羞死人才真的,哪有这样拍人家的,讨厌,看着好淫蕩啊。

小蕙红着脸,不知道是真的发怒还是有意地给阿珅和浩子一人一记粉拳,

嘟着嘴,目不转睛地看着相机屏幕,阿珅和浩子则是讪笑一下。

来,我们接着把最后的拍完吧。 阿珅一脸认真做出一副我就是专业的表

情把话说着。

可是我觉得真的已经够了 小蕙红着脸,还未完全平複的呼吸此时不

知道是因爲紧张还是期盼什麽,突然又变得急促起来。

真的麽?真的够了? 阿珅一转身,一只脚跪在小蕙双腿之间紧紧地贴着

小蕙的小穴,一只脚站着,双手扶着椅背,低着头死死地低着小蕙抬着头看他的

双眼, 这样就真的够了麽,不怕留下遗憾麽? 阿珅一边说着一边用贴着小蕙

小穴那只膝盖顶着小蕙的小穴说道。

嗯够够了我们结束拍摄吧,嗯嗯啊好,拍吧拍吧别再

顶着我了 小蕙原本已经说出要求拒绝接下拍摄的话了,可是阿珅一边用膝盖

顶着小穴一边手挑起小蕙的下巴,又给小蕙一个湿吻,小蕙在这个湿吻后又改变

了意。

好,那我问你,你老公喜欢小蕙跪着口交,那小蕙会怎麽做啊? 阿珅一

边得意地笑着一边把手按在小蕙的乳房上问到。

哼,那是人家的老公才能享受啊,不过嘛我今天可以爲艺术牺牲一下

嗯 小蕙娇哼一声,一只手按在了阿珅的鸡巴上,一边说着一边滑下椅子,

跪在地上,一口把阿珅的鸡巴含进口中,吞吐了一番之后一只手扶着鸡巴,用舌

头不停地舔弄着,龟头,肉冠,一路向下,最终舔弄到了两个睾丸上,一边帮阿

珅套弄着鸡巴一边轮流把睾丸吸入口中不停嘬吃着。阿珅的鸡巴在小蕙的口交下

越发变得坚挺,变得硬实,小蕙明显感到他鸡巴的变化,把鸡巴再度含入口中,

但是这次只是叼住龟头,抬头望着阿珅,此时小蕙应该是满眼春色。

阿珅明显给小蕙如此的挑逗下再也把持不住,一把拉起小蕙,一转身把她压

在了椅子上,小蕙背对阿珅跪在椅上,双手扶着椅背,阿珅一手拨开小蕙的T裤

一手扶着鸡巴对準小蕙的小穴,正当我以爲阿珅就这样插入的时候,阿珅居然是

扶着鸡巴用龟头不停磨着小蕙的阴唇,而小蕙也是一愣,回过头,看着阿珅一脸

疑问。而浩子不停轮流换着相机不停地拍着。

小蕙啊,我们是专业的,我们只是借位拍摄哦,你懂的啦。 阿珅一边用

龟头磨着小蕙的阴唇一边满脸得意又猥琐的笑说着。

嗯,我明白了可是 小蕙一脸忍耐的神色,欲言而停。

可是什麽? 阿珅一脸猥琐故作不明所以地问到。

没没没什呃 小蕙话未说完,阿珅轻轻一挺,把龟头插入

了一点,小蕙给这麽轻轻的一插,发出了似呻吟又似惊呼的一声。 你不是说只

是借位拍摄麽怎麽怎麽插进来? 小蕙满脸春色地质问阿珅.

啊,我没有插入啊,小蕙必然是太敏感了。 阿珅一脸无辜说着的同时,

鸡巴却开始慢慢插入龟头又快快地抽出。

啊你还说没有,明明就是有插进来。 小蕙娇慎着。

那你是不是想我插入啊?阿珅继续挺动着鸡巴浅插着小穴问到。

嗯嗯不想,我才不想你插入呢,我就是嗯啊 小蕙欲据还迎,

明明已经知道阿珅再侵犯着她的小穴,但又不用实际行动的阻止,而是自己还微

微调整身体去迎纳阿珅的鸡巴,阿珅则不断加深插入的幅度,从刚开始只是龟头

慢慢插入快速抽出到现在慢慢插入停留一会再慢慢抽出,不断加大刺激小蕙的力

度。

唔阿珅,你插进来吧,我好想要我想要性交,想要性交啊。 小蕙终

于忍不住了,在阿珅的一再挑逗和刺激下,终于开口向阿珅求取了。虽然我明白

这可能是药物的作用,但是我不知道爲啥,我突然觉得好心酸,小蕙在和我性交

的时候都没有这麽大胆向我要过,每次都是我动,小蕙一喊累了不舒服了,

我就停了,可是对着阿珅,她却不断愿意忍受着阿珅的挑逗和引诱,而且不断地

表现出,明知道不对但却继续走下去。小蕙到底是有意地还是受了药物刺激才这

样,我开始发问自己,到底我在平时是不是做错了什麽?还是七年了,小蕙开始

厌倦我了七年之痒?我突然跳出了这个想法,看了这个视频这麽久,我脑海

中只有爲什麽小蕙要这样,还有就是好像不停对着自己说,你看小蕙多淫蕩,多

欠人操,明知道不对还继续,必然是有意的,你看下去,看她怎麽被操,看她在

别人鸡巴上怎麽欢愉,我一只手握着鼠标,一只手早就不能自己地放在了鸡巴上,

我看着小蕙在视频里面的表现,不知道爲啥,鸡巴比平时还要硬,而且有种莫名

的兴奋。

小蕙,你说什麽?再说一遍。 阿珅得意地笑着说,一边把停留在小蕙小

穴中的鸡巴轻轻地抽动着。

我要性交,我要你插进来,我要你啊 小蕙听话地又说了一遍,话

未说完,阿珅就大力地把腰一挺,整只鸡巴都插入了小蕙的小穴中。

啊对,就这样,插进来啊 小蕙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背对镜头的

脸上此时应该有着满足的笑容和喜悦。

阿珅则二话不说,双手扶着小蕙的腰不停用力地抽插着小蕙,两人的肉体在

碰碰撞中不断啪啪啪的响着,我可以看见阿珅的两只睾丸不断随着抽插的动作而

拍打着小蕙,小蕙随着阿珅的抽插,慢慢又扶着椅子变成了趴在意思的靠背上,

而阿珅则不断贴着小蕙而进,抽插着响小蕙取着舌头,吸允着。

阿珅把小蕙转过身来,一抱,小蕙双手双脚紧紧抱着阿珅,阿珅抱着小蕙的

屁股一边走一边插着,小蕙只知道不停的呻吟着,偶尔会吻一下阿珅的肩膀或者

脸颊,大部分时间就是呻吟再呻吟

阿珅抱着小蕙走了一圈后,把小蕙放到椅子上,一只手扶着高跟鞋的鞋跟一

只手拿着小蕙的丝袜脚把小蕙的双腿分开,大力地干着小蕙,小蕙窝在椅子上,

随着阿珅的深入,慢慢地加大了呻吟的声音。阿珅在最后的十五分锺里,就是这

样要麽把小蕙的双脚架在肩膀上干着小蕙,要麽把小蕙双脚并拢放到一边侧着身

子去干她,余下就是分开双脚,大力地干着,在十五分锺后,小蕙在高潮过后,

整个人软趴趴回味着高潮时,阿珅也把精液射进了小蕙的小穴之中

镜头最后就是小蕙躺在椅子一边回味着高潮的余韵,一边帮阿珅清理着鸡巴,

而小穴中则流出一股白色的液体浩子一边近距离拍着一边不停拿捏

着她的乳房。

咳咳阿辰,我们搞定了。 排骨此时站在门口大力地咳嗽了一下提醒

了我他们的存在,我回过头,先是一愣,过来帮我把视频关了,拍拍我的肩膀,

已经在这边装好了监听设备,手机那些电鼠会想办法再做监听,而且电鼠把这

边的监控信号弄了出来,你可以随时看到这边的情况,呃还有就是要不要我找

个人跟着小蕙? 排骨说着把我拉出那个小房间,我此刻的心情依然未能平複,

既充满了莫名的情欲沖动又有着难以言明的怒气,但却不停有股声音好像在说,

是不是很刺激?是不是觉得很爽?是不是未见过自己的女人如此疯狂?来啊,让

她去啊!让她给你见识更多你未见过的她啊!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废物?自己女人

爲什麽明知有不对还继续着拍摄?爲什麽心甘情愿可以给别人操?别说只是药物

的影响!你想过自己有什麽不对的地方麽?

心中这把声音一直徘徊着,就像另外一个自己不听对着说着。我目光呆滞做

在那里,看着电鼠和快手在那边忙前忙后,而排骨一边咬着泡泡糖一边吹着泡泡

站在我身边,不时拍拍我的肩膀,见过没反应就歎一口气。之后我自己怎麽被他

们拉出阿珅的工作室,怎麽去喝酒了怎麽在排骨家的酒店过夜我都忘记了,我只

是记得喝酒后,排骨不知道怎麽安排了一个女子,身材和小蕙差不多,也是穿着

红色的马甲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我把她当成了小蕙,一次又一次地干着她,射

了就要她给我口交,硬了再插,我忘记了到底干了那个女的多少次,只是醒来后,

我的身体好像被吸干了一样,鸡巴一阵发痛。

我拿起电话,上面一条排骨发来的短信。扑街仔,我告诉小蕙你条粉肠昨晚

和我们喝多了,在我家睡了,别他妈回去对不上口供,要吃什麽电话前台,别他

妈吃我的鱼翅鲍鱼,喝点粥,给哥们省点,有什麽事就电话我,我现在先回去派

出所晃悠了。对了,他妈你要做那班蛋散的时候,记得告诉我,别髒了自己的手,

有些事得兄去。

看完短信,我心头一热,平时虽然看着没正经的,但是绝对不会给你背后捅

刀的兄果然是可以信得过的。翻开备忘录,上面标记着离婚礼还有一个月